一位“现代青年农场主”的乡村创新试验

【摘要】
央广网合肥7月5日消息(记者徐秋韵)这是一场没有任何经验可循的试验。2012年2月,安徽农业大学、共青团安徽省委员会、安徽荃银高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

央广网合肥7月5日消息(记者徐秋韵)这是一场没有任何经验可循的试验。
2012年2月,安徽农业大学、共青团安徽省委员会、安徽荃银高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开设“现代青年农场主”创新创业试验班,共同培养现代青年农场主。安徽农业大学也是全国高校中第一个开设这种学校、企业、政府和共青团联合培养新型农业人才创新模式的学校。
赵九梅就是学员之一。2017年6月,她从安徽农业大学毕业,也是“现代青年农场主实验班”第三届的毕业生。毕业后,赵九梅决定回归乡野。虽然这一度不被父母理解,但“农二代”赵九梅已准备好,要在家乡的土地上,眺望中国农村的未来。
“白纸作画不是诗”
赵九梅的家乡在皖北阜阳临泉县,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她曾思考,为什么父母这么苦这么累,收入还这么低呢?大二下学期,学校一则“现代青年农场主创新创业实验班”的招募启示吸引了赵九梅,“新型农民”这个词第一次闯入赵九梅的心中,她决定加入其中。

赵九梅在基地接受记者采访
密集理论学习之后紧接着就是实习,在现代青年农场主的培育进程中,试验班不仅教授学生知识,还设法帮助他们对接社会资本。
2016年7月,合肥巽风湖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与共青团安徽省委、安徽农业大学、安徽省农委开展合作,为试验班提供创业孵化基地,赵九梅带领由班级四个学员组成的团队来到位于巢湖市黄麓镇芦溪村的巽风湖生态农业园进行创业孵化。

合肥巽风湖生态农业园
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好在项目的启动资金由老板提供,“相当于老板给了我们一张白纸和画笔。”
佘良柱是合肥巽风湖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做了十几年房地产生意的佘良柱看中了芦溪村的宜人环境,原本只是想着租个百八十亩地,养鸡种菜,当个“闲云野鹤”。没承想,要想流转土地,必须实施与现代农业相关的项目才行。
深入了解后佘良柱发现,发展现代农业,生产怎么规划、如何科学种养、市场如何开拓,一个个环节都需要专业的人才。他领悟到“种地”这一原本低门槛的行当,现在已经不是投点钱、动动嘴就能玩得转的了。
赵九梅团队出现的恰到好处。“纸笔”已经提供好,可究竟能作出什么样的画,则要依靠赵九梅这个领头人。
在试验班学习时,赵九梅曾参观了许多农业项目和基地,安徽宣城的追云谷山羊生态养殖合作社给了她很大的启发。养殖基地背山靠水、生态环境好,农场主通过生态养殖使羊肉的价格翻倍而且供不应求,实现了生态循环和商业利润的双丰收。
“当初我来巽风湖基地时,一下子被这里良好的生态吸引住了。这里靠近巢湖,边上是芦溪湿地,我就想,为什么不能像宣城那家农场一样,把它做成一个兼具生态和利润的现代农场呢?”
说干就干。经过论证,团队认为这块基地最适合做稻虾综合种养。稻虾共养模式下的稻虾米不打农药,仅用虾子的粪便作肥,天然无公害。立定目标之后,赵九梅团队开启了创业之路。
2017年夏天,赵九梅开始担任合肥巽风湖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组建四人大学生创业团队,主打生态米和生态小龙虾产品。
梦想实现中的样子
起初,赵九梅觉得做农业生产又不是搞科研,只要勤学实干、不怕辛苦,实现盈利应该不是一件难事,结果却吃了不少亏。
先是龙虾养殖管理不到位,一心想着养大虾、卖高价,却忽略了龙虾最佳上市时间,不仅价格卖得不好还赶上了龙虾的“五月瘟”,死了一大半。第一季的龙虾养殖以失败告终。
团队又把希望寄托在了优质绿色水稻上。团队计划把120多万斤的优质水稻加工成稻虾生态米,定价6元一斤,就能挣400多万元。哪知价格相对较贵的稻虾生态米出现滞销,由于怕过期变质,只好将大部分的生态米以普通大米的价格卖给了米厂。大米销售计划也失败了。
就这样,团队的成员开始动摇了。原先的四人团队,有的读研,有的找了新工作,只剩下赵九梅自己了。“白天有工人在还好,晚上这么大的园子只有两条我养的流浪狗陪着我。”赵九梅心情陷入低谷,“可如果就这么放弃了,那之前吃的苦不就白费了吗?”

赵九梅倾注心力的稻虾田
在总结失败经验的基础上,通过两年多的摸爬,赵九梅渐渐掌握了稻虾共养的关键技术。“小龙虾养殖的利润增长点在上市时间,上市早或上市晚都能卖出较好的价格。”为了获得较早的上市时间,“育早苗”是关键。在安农大动科院丁淑荃教授的技术指导下,赵九梅每年3月初把大的虾苗分到准备好的成虾田进行喂养,一个月后就可以上市。赵九梅团队还着重攻坚龙虾过冬环节的喂养,研发冬季发酵饲料,使龙虾冬季也能生长。同时,严格控制龙虾捕捞时间,错峰虾瘟病多发和龙虾集中上市时节。“我们的龙虾,尽管上市早,但是虾身干净,肉质紧致,市场口碑很好。市场上普通虾收购价格十元一斤,我们能达到十四五元一斤。”赵九梅说。
这一切都离不开赵九梅的付出。采访当日,我们跟随赵九梅体验了她的一天。
清晨4点,赵九梅就起床了,在给工人们开完晨会,安排好一天的工作后,赵九梅便带着工人对捕捞上来的虾分级分捡,把好龙虾的质量关;午后,赵九梅赶往田间和工人们一起工作,和周边大户一起交流种植养殖的技术;晚上,她还需要根据龙虾订单情况做好第二天的工作计划,向公司财务提交当天的销售收入。等这些都忙完,已经接近晚上10点了。
创业4年,赵九梅原本白净的脸庞早已被晒得黢黑。赵九梅的丈夫常开玩笑,说她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姑娘。回想创业最初,赵九梅说那时的艰辛远高于现在,“农忙时,连续两个月,我每天休息时间不足5小时。早上起来观察水位,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还要观察虾苗成长情况,脸、脖子、胳膊都在烈日下被晒得蜕皮。”
在生态稻米的经销上,赵九梅也下了不少功夫。公司利用园区农家乐就餐的机会,把做米饭的环节放在包厢里,“这样顾客一边吃菜一边闻着饭香,临走时都忍不住会带一些。”
通过线下线上的宣传,基地生产的米供不应求。公司还将高品质生态米与单位福利结合,重点抓住一些单位过年过节发福利的机会,不仅解决了销路问题,还带动了周边一些农场大米的销售。

赵九梅在田间
以往,第一批龙虾捕捞上市结束以后,就只专心种植水稻了。今年,赵九梅对养殖模式进行了创新。在第一批虾捕捞结束后,紧接着又投放一批迟虾苗进行第二批的成虾养殖,这成为又一个利润增长点。
在赵九梅的带领下,主营产品“巽风湖稻虾米”和“稻虾小龙虾”在线上线下深受消费者喜爱,2019年营业收入在700万左右,利润约100万元。农场“公司+基地+农户”的经营管理模式带动周边农民脱贫致富100余人。
毕业后做农业至今,赵九梅思考了很多新老农民的差异。“老一辈更关注短期效益,考虑的多是眼前。而现在,科技的进步、国家的扶持以及年轻人思想上的转变,大家会更看重长远的发展,比如对土地的保护,对安全有机粮食等农作物健康理念的传达等。对于中国农业的未来,有知识、懂技术、善经营、会管理的现代新型农民和农业经营者尤为重要。”
【记者手记】
在田间遇到赵九梅的时候,她晒得黝黑,搬运几十斤虾框也轻便自如,完全像一个“女汉子”。她的行为中处处透着一种经历过贫穷打造出来的坚韧和努力,勤劳是她人生的底色,感恩是她人生的基调,她用自己的行动表达着对社会、对他人的责任感,让我们觉得她特别质朴和善良,也正是她的这种品格,赢得了老师和领导的赞誉。
目前,赵九梅的农场已经基本度过了初创时的风险期,正在依靠内生动力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白纸作画不是诗”,因为农业发展不是空中楼阁,而是风筝落地的过程,这其中包含着汗水、失败与艰辛。但“白纸作画总是诗”,因为艰辛孕育着新的发展,孕育着赵九梅等一个个现代青年“农场主”的田园梦。

转载请标注来自:: » 一位“现代青年农场主”的乡村创新试验

发表你对这篇文章的看法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