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算术题,一座城的艰苦卓绝

  8月7日,历时19天零9个小时,27900分钟,巢湖水位终于回落至保证水位12.5米。

  曙光,就在前方!

  回首这个合肥史上最长的梅雨季,60天,降雨量破历史极值,巢湖水位最高点时相当于增加了2个巢湖的水量。

  雨在下,上游来水不断,巢湖水在迅速上涨。合肥如何应对3个巢湖水的极限挑战?

  主动漫破边分1个巢湖的水;科学调度抢排入江了近2个巢湖的水……这是合肥在“巢湖保卫战”系列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数字。

  “1+2=3”,这道看似简单的算术题,背后凝结了多少抉择与挑战,多少艰难与不舍,多少奉献乃至牺牲!

  一道算术题,一座城的艰苦卓绝!

  “3个巢湖水”的极限挑战上下一心“保主保重”

  7月19日,雨水肆意倾泻庐州大地!

  市中心出现积水,部分南淝河岸边小区的一楼居民从家中撤离,城市防汛防洪形势愈发紧张。

  也是在那一天,暴雨之下,昏黄的洪水猛烈拍击着丰乐河支流龚家河的两岸,位于肥西三河的神灵沟龚家河告急。

  水流湍急,砂石袋和石块无法在水底固定。

  “把船上的物品都推入河中,腾出装载砂石的空间,让我家的船先沉。”危急时刻,在船上讨生活十余年的圩民秦宏权二话不说捐出了自家的船舶,将之作为沉船来堵口围堰筑坝。

  急需船舶资源的消息迅速在周边社区中发酵,辖区村民方健紧急调运自家企业的8艘水泥船、2艘铁船,第一时间赶往神灵沟大桥……

  依水为生,以船为家的他们为何愿意“亲手”将船舶推入洪水?

  龚家河东岸蜿蜒曲折的背后是肥西的三十二联圩,在这个城市西南部区域的重要“大粮仓”里,孕育着4万余亩优质农田和45000余名居民,一旦失守,肆虐的洪水一泄而下,后果不堪设想。

  雨一直在下!

  巢湖中庙水位由入梅前的8.80米一路飙升,到7月22日,升到了13.43米的历史极值。巢湖增加蓄水近36亿立方米,相当于又增加了2个正常水位下的巢湖蓄水量。

  3个巢湖水的极限挑战扑面而来。

  时间拨回到前一天的下午2点,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暨市防汛抗洪抢险应急指挥部紧急会议召开。

  “上游继续来水,下游的长江外排受限,巢湖水位将继续上升。”水利专家对当时巢湖汛情严谨研判,连续抛出直击核心的问题――

  巢湖大堤有没有经历过百年未遇洪水的考验?

  如何保证巢湖大堤在如此高的水位下不出问题?

  不确定,没经验,让会场气氛降至冰点。与会人员紧绷的眉头、凝重的表情无不透露着一个信号:头顶“悬河”,全防全守实属艰难,保主保重迫在眉睫。

  保什么?

  “大汛当前,防汛抗洪抢险工作将力保中心城市、重点城镇、水库、交通重点干线等,最核心要求是保人民生命安全。”

  如何保?

  “加快洪水排泄,精准测算、科学调度,用好分洪蓄洪举措,力争巢湖水位尽快回落。”

  这场紧急会议是巢湖保卫战的一个转折点!

  从“严防死守”到“保主保重”,这是城市在承受超历史极限自然灾害时的大局观,也是必不可少的“战时思维、战时标准、战时状态和战时纪律”。

  会后第六天,肥东赵竹圩告急!

  对于赵竹圩,市防汛防洪指挥部给出了四个字“必须死保!”因为,在这个圩区里,工业企业、物流集中;群众密集;铁路、国省道干线交错。

  沙袋筑堤,巡防查漏……市防汛指挥大厅灯火通明,一道道指令稳中有序从这里“抵达”防汛一线。

  ――保人民生命安全,撤离圩区群众分秒必争,安置点衣食住行面面俱到!

  ――保巢湖大堤安全,军民齐心日夜奋战,决胜旗帜迎雨飘扬!

  ――保高铁和国省干线等基础设施安全,保重点城镇安全,全员上阵咬紧牙关严防死守!

  面对“3个巢湖水”的极限挑战,合肥市委市政府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首位,科学精准地指挥调度。

  而在“保主保重”的战场,无论暴雨还是烈日,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党员冲锋在前,军队闻“汛”而动,干部、群众、公安、消防指战员……各方力量夜以继日,守卫家园,用强大的意志力,与洪魔打起了一场“人民战”,为整座合肥城筑起一道无形的“防洪墙”。

  “1个巢湖水”的艰难抉择众志成城“舍小为大”

  水满则溢,溢向何处?

  面对3个巢湖水的压力,破圩蓄洪,让满溢的洪水流入规划好的区域,这是合肥在“保主保重”时不得不做的难题。

  7月19日,当肥西三河渔民用牺牲自家渔船的方式全力守卫三十二联圩时,在肥东的十八联圩,当时圩民们却神情凝重地看着一台挖掘机在这里挖开了一道15米宽的缺口。

  姜黄色的洪水偏离了长乐河河道,与南淝河下游的水汇合,从这处主动开挖的缺口涌入了肥东十八联圩。近处,圩田中绿尖尖的秧苗渐渐被水覆盖,远处,堤坝上深深浅浅的伞下流露出不舍。

  合肥主动启动十八联圩蓄洪,3.76万亩的圩区可分担至少1.3亿立方米的洪水。

  断腕之痛,刻骨铭心,实乃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市防汛抗洪抢险应急指挥部彻夜通明的灯火记录了决策的全过程。

  要不要启用?

  能不能启用?

  什么时候启用?

  启用后会产生哪些影响?

  不利影响如何克服?

  群众如何转移安置?

  深夜,相关部门负责人、水利专家围坐一堂,分析研判局势、共同会商决策。审时度势,每一个问号侧影着决策的谨小慎微、如履薄冰;舍小为大,每一个环节都必须深思熟虑、落细落实。

  万亩以下中小圩区能用全用、应启尽启;加大十八联圩蓄洪量;主动启用部分万亩大圩……

  侧夜未眠反复斟酌,凝聚成最终的艰难抉择。

  众志成城,舍小为大!

  7月27日,为保安徽巢湖安澜,位于庐江的裴岗联圩主动开堤分洪。“前期这里已经破圩了,我们辛辛苦苦把它给堵上,后来接到命令要进行分洪,从干部到百姓,肯定心里是很难接受的。”庐江县委书记王连贵说,但是防汛要强调纪律,要强调大局。“保巢湖就是保庐江,如果巢湖大堤破了,庐江所有圩口都保不住,和百姓们说清楚道理,他们也是能理解的,覆巢之下无完卵。”

  分洪后,裴岗联圩水位将抬升3.5米,达到12米,水面从现有0.2万亩扩大到2.5万亩左右,蓄洪水量达4800万立方米。

  统计显示,从7月19日起一直到7月27日,合肥主动启用9个万亩以上大圩,174个万亩以下中小圩,通过主动分洪累计蓄水15亿立方米。

  这个数字,相当于105个西湖水量,近5个蒙洼蓄水量,1个常年巢湖水量。

  知道洪水即将吞没家园,因分洪而撤离的路上,无数人流下热泪,却没有停下。

  控制洪灾是现实的考卷,尽快降低水位就是成绩单。

  在巢湖保卫战中,无数面孔记录了这个夏天最深的感动。

  “2个巢湖水”的精准调度日夜不寐“弹好协奏”

  7月27日下午,兆河闸历史首次开闸分洪,巢湖水第一次通过兆河倒流入了长江!

  这座肩负了61年引江入巢职责的闸站,第一次让巢湖水经由此处逆向流经入西兆河,让西兆河成为非常时期巢湖外排的一段“过渡”。

  面对百年不遇,“上拦、下泄、边分和固堤”是巢湖守卫战的四个“组合拳”。

  抢准时机,及时“下泄”,是这套“组合拳”中最不可少的绝招。

  统计显示,合肥科学精准调度,抢抓入江“空窗期”,累计排江水量30.75亿方,接近于2个常年的巢湖水量。

  “精准调度”的背后是“日夜不寐”。

  借助巢湖通江关口的“六闸一站”及时下泄,所有人,用24小时的不眠不休,最大限度地为巢湖减负。

  省巢湖管理局水利处主任科员黄家胜的工作日志片段足以见证合肥如何弹好这曲“联合调度”的协奏曲。

  ――寻机向长江抢排。

  关注水雨情、汛情和工情,根据江、河、湖水位波动变化,利用窗口期抢排巢湖洪水。7月6日起间隙性启闭新桥闸排洪入江;7月18日开启裕溪闸排洪入江。两闸人员24小时紧盯水位变化,能排则排,倒灌则关。

  ――“新三路抢排”消减西河洪峰。

  21日15时在西河水位低于警戒水位超30cm时,提前调度凤凰颈排灌站开启1、2、5、6号四台机组以160m3/s提前预排西河洪水。22日6:30根据西河中、上段及兆河全线超警戒水位的严峻情况,再次调度凤凰颈排灌站开启3、4号两台机组,全部6台机组以240m3/s抢排西河洪水。

  “7月6日,为防止江水倒灌,巢湖闸果断关闭;7月19日,为减轻防洪压力,巢湖闸再度开启。”这16天,巢湖闸管理处主任金林见证了巢湖水位攀爬超越历史极限的抛物线。“这段时间,工程技术人员每隔1小时巡查一次设备运行情况。同时,工作人员24小时值班,观测水流形态,设备是否有异常,确保设备运行正常。”

  日夜不离、日夜难寐的,还有巢湖和内河沿岸的巡堤人。

  “但凡有石子铺盖的地方都要注意,这底下是因泥土不实形成的朝天洞,不及时处理容易引发险情。”8月2日,水位缓降,可派河大堤上的巡堤人一个也没少,一顶草帽、一身黑衣的老圩民王大明在人群中格外显眼。顺着王大明的方向望去,堤脚固基平台上“排列”了十多条导渗沟,“让雨水顺从人意排放到合适的地方从而减少堤坝的压力。”

  王大明所在的烟墩街道北至十五里河,南临巢湖,西抵派河,拥有派河大堤、环湖大堤共11.8公里,丙子河、派河、北涝圩3个入湖口。为了担起合肥城区西南方向重要防洪任务,街道组建由防汛经验足、本地情况熟的25名老支书、老党员组成的“土专家”库,对薄弱段重点巡查,对一般隐患进行“土办法”处置。

  “这么长堤坝如果没有计划、盲目的巡查,难度非常大,效果也不好,而这些老圩民的帮助让我们能够快速寻找到薄弱点。”在烟墩街道党工委书记臧世豪看来,“三查一抢”是此次派河大堤防汛抢险的要点。“整个区域排查,重点险段精查,分段分时巡查,让隐患无处可藏。”

  8月7日,巢湖中庙站水位12.5米,终于降至保证水位。

  然而,保证水位并不代表着巢湖就已安澜,当前巢湖水位依然超警戒水位,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堤防经过长时间的高水位漫泡,抗剪力急剧下降,极易发生各类险情和引发衍生、次生灾害;每年8月是台风高发季,受之影响巢湖大堤及内河堤防防风挡浪形势将更为严峻,风浪淘刷产生的险情需格外重视……

  前行的路上或许还有不定因素的存在,但万众一心,曙光,已现!希望,就在前方!

  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乐天茵子

转载请标注来自:: » 一道算术题,一座城的艰苦卓绝

发表你对这篇文章的看法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